济宁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浮屠七生 第二十九章 那双汪汪的眼

发布时间:2019-09-26 04:30:32 编辑:笔名

浮屠七生 第二十九章 那双汪汪的眼

第二十九章

那双汪汪的眼

————————————————

......

那风花雪月靡靡之音,果然比南疆边境的厮杀声,听上去安逸的多了。

从燕子楼楼主燕长生口中得知,在姜衡率军出征的这段时间里面。

南岐州府没有一点紧迫的感觉,相反,一切的奢华如旧。

连早已看惯世事的燕长生都道了一声:“腐败!”

前线的战士们浴血杀敌,后方则是整日的欢歌笑语,只知道享受。

这与当年武穆将军之败的源头有什么区别。

然而是有区别的!

当初武穆将军太耿直,不知道低头。

当初武穆将军不了解妖族情况,被陷入重围。

当初因为战线补给不到,导致战败。

这些虽然都源于南岐州府内部的腐败。但比起之前,现在已然好了很多。

毕竟尤其是向齐王怀武和楚王怀玉说明了收服失地的决心时,即便是迷恋权贵的齐王怀武也没有忘记亡父的心愿。没有给姜衡拖太多的后腿,即便是有也都被陆抗和张成宣两位老将军解决了。

毕竟他们的地位,使得齐王怀武不得不忌惮。

所以这场战争在侥幸的边缘赢得了胜利。

也迎回了武穆将军的尸体,更是赢回了南岐州失去了上万年的尊严。

在一番感慨之后,在燕子楼后院,湖心岛上。

燕长生摆下了一些薄酒,与姜衡共饮。身边还有内人玉玲珑陪伴!与姜衡关系已然是到了知交朋友的地步,不然玉玲珑这样的颜如玉,燕长生是极少让她露面的。

而就在这简单的酒席就要开始的时候......

一道白色的身影,从天空中划过。

那白玉的剑,把白色灵动的身影落到了三人跟前。

“佳人妹妹来了......”

那来人正是南宫佳人。

从那一日别后,时隔已有一年多的时间。

那眼前的人儿,仿佛有万年没见,早就穿透的相思,此刻终于扯开了那片薄纱!

.......

湖心亭,青石桌上

浮屠七生  第二十九章 那双汪汪的眼

,温热的酒。

那白衣飘飘的身影一步步走来。

他瞧着那人的脸,那人的眼,那人的一切......

倘若这心中有山水,那原本隔开了两人千重山,万道河,此刻皆被推开。

她脸上抹着淡淡装,多出来的却是浓浓哀伤。

她走过来,一只手捧着姜衡的脸颊:“你的眼......”

他自然知道是那南宫文星说露了嘴。

他轻轻抬起手,将她那稚嫩的手牢牢的抓在掌心中,轻声告诉她:“没事!已经好了!”

她的手依旧不肯离开他的脸庞,那眼中的悲切随着姜衡轻声变得越发重。

她看着那看似已经治好的面庞,虽然如昔,却隐隐有种感觉:“可是......我总觉得我还能看到那些伤痕......”

“伤痕在外,不在心。”

姜衡抓着她的手,放在了心口:“倒是你......”

“我晓得你说得事情!”南宫佳人望着他,一年多的时间,他又高了。

高得她只能去仰视他:“我不会同意的!”

“我也不会让你同意的!”姜衡言道:“之前我地位低微,无能为力!现如今,为了这一席之位,我连妖界都闯了。我看他敢再往前一步......”

那伸出去的手,将那憔悴的人儿一把揽入怀中。

四周的人都已经无关的退去。

......

玉玲楼阁内。

站在阁楼上远远看着那依偎在一起的一对人儿。

燕长生言道:“从一开始就是为了佳人?”

顿了顿,禁不住笑道,夸道:“果然姜兄弟和我一样,重情之人!”

一旁的玉玲珑娇笑一声,反问道:“人家可是为了佳人妹子,忍辱负重,博得了如今的一席之地,那你呢?”

燕长生将玉玲珑一把拉入怀中:“我也可以啊!但是我不需要,因为你已经是我的人儿了!”

不远处的摇篮中,是他们那个已经出生快一年的孩子。

“贫嘴!”

玉玲珑敲打着燕长生的胸口。

“只可惜佳人姑娘身份特殊!”

燕长生依旧看着那一对人儿:“即便姜衡兄弟如今已经博得了大将军之位,但如何硬要和那个人去争的话......说不定,会将一切所得全部失去。”

玉玲珑言道:“我觉得他不会在乎那些.......”

“我也觉得他不在乎!”

燕长生是一个深思悠远的人,所以他不免担心:“只是担心即便是舍弃了那些,依旧没有得到,那该如何呢?”

玉玲珑被他的担忧感染,不禁问道:“你当年能成功,那么姜兄弟应该也能成功!”

“希望如此吧!”

燕长生顿了顿,却又是一声感概:“只是今非昔比,那家伙的地位早已不同于往日了!”

......

“这是什么?”

瞧着姜衡送给自己的一把精致的羽扇,南宫佳人打量了半天好奇的问道:“这羽毛应该是一个妖王的吧?”

“是一个八阶妖王的!”

姜衡言道:“我瞧着他的羽毛好看,就在他死前,把他的毛都给拔了!可是真等我扒了他的毛之后,我又不忍心杀他了。心道,我取了他的羽毛,再杀了他,岂不是残忍,所以便放了他。”

“你取了他的羽毛,恐怕比杀了他,更让他难受吧!”南宫佳人把玩着手中那把羽扇,好奇的问道:“这扇子可有名字?”

“琉光羽扇!”姜衡言道。

琉光羽扇!

玄晶极品的兵器。

放在哪里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然而,南宫佳人在乎的不是它的贵重。而是姜衡那时时记挂着自己的心意。

她看了看远处的天空,一晃神,天色要黑了。

“最近家主查得紧,我便先回去了!”

南宫佳人起身,依依不舍的看着姜衡,她最终扭头离开。

这便是身在大家族的可悲。

看似高贵的人儿,却没有自己的自由。

即便她有了不凡的实力,和南岐王祝融的看重,却依旧摆脱不了这些。

不知道束缚着她自由的,到底是那个所谓的家族,还是她自己。

姜衡看着她离开的身影,沉默不言,不管如何。

姜衡最终决定是绝对不会让齐王怀武顺利的向南宫家提亲成功。

因为谁都清楚齐王怀武想要娶到南宫佳人到底是为了什么?

所以——绝对不能!

南阳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南阳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南阳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南阳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南阳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