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山西矿难真假记者排队领封口费

发布时间:2019-09-22 17:14:29 编辑:笔名

  山西矿难:真假排队领“封口费”

  来自全国各地的所谓媒体聚集在干河煤矿办公楼的三层排队领取 封口费 。

  发放现场。

  登记的名单

  回顾整个过程,就像看一部惊险大片。

  闪光灯亮起, 咔嚓咔嚓 两响,迅即退出房间,跑到楼道里,又是 咔嚓咔嚓咔嚓 三响,然后箭步下楼,跑到一楼大厅,未等保安缓过神来,又是一顿连拍。随即冲出大门,钻入早已发动的汽车,一踩油门,车子马上消失在潇潇夜雨中。

  这是42岁的戴骁军在山西霍宝干河煤矿的一次拍摄,前后历时19分钟。

  拍完以后,自己后背都发凉 ,戴骁军对中国青年报说, 也许还没等矿方人员打你,那些都会打你。

  这次拍摄留下了中国界耻辱的一幕:一场矿难发生之后,真假争先恐后地赶到出事煤矿 不是为了采访报道,而是去领取煤矿发放的 封口费 。

  9月25日晚,西部时报驻山西戴骁军完成了职业生涯中最为惊心动魄的一次拍摄。

  事情的缘起是,他接到干河煤矿矿工举报,41岁的矿工吉新红在矿内闷死,吉系洪洞县曲亭镇北柏村二组人,9月22日下葬。事故发生后,煤矿未向上级报告,反而为闻风而来的各地的所谓 发放 封口费 ,多则上万元,少则几千元。

  10月25日,中国青年报在太原辗转找到戴骁军采访,并随即赶赴干河煤矿展开调查。

  矿工们说,煤矿塌了,把人埋了

  黄河的第二大支流、山西第一大河汾河从这里静静流过。即使在山西这个产煤大省,临汾的煤炭资源也令人羡慕。

  霍州向西,跨过汾河,南下进入洪洞县,公路沿途遍布矿山和煤矿指示牌。山西霍宝干河煤矿有限公司就在其中。

  这家煤矿不在霍州境内,而是位于洪洞县北部的堤村乡干河村。站在煤矿公司大院放眼望去,山上仍有窑洞。当地村民说,干河地底深处很 肥 ,出产优质焦煤。

  顾名思义,霍宝干河煤矿有限公司的出资方就是 霍 、 宝 两大集团 山西焦煤集团下属的霍州煤电集团公司和宝钢集团下属的宝钢贸易公司。该煤矿公司注册资本金为4亿元人民币。

  这家煤矿是山西焦煤集团与上海宝钢集团的战略合作项目,经省政府常务会议确认为山西 十一五 重点项目。该矿煤炭资源地质储量3亿吨,矿井建设规模为年产煤210万吨。控股方霍州煤电集团,是原霍州矿务局2000年改制而成的企业。

  霍宝干河煤矿原定2008年7月1日正式投产,不过拖延至今仍未正式投产。该矿董事会秘书李国良对中国青年报说,干河煤矿仍处于基本建设阶段,还不是生产矿井。

  但在矿区,见到了煤堆,排队运煤车。一名30多岁的煤矿工人说,矿上大约有1000名工人,一年多来,既招聘了附近的村民,也有为数众多的外省人,山东、河南的都有。

  干河煤矿隐瞒矿工死亡而遭友曝光之事,已经流传到矿工群体中。 死人的事儿?听说了,你上看吧。 你去找办公室?他们能说什么真话?

  几名矿工证实,9月20日,一名正在作业的洪洞县工友被他们所挖出的 黑色黄金 吞噬,窒息而亡。 煤矿塌了,矿上肯定有。 见听不明白,一名矿工解释: 煤矿塌了就是漏了,把人埋了。

脑筋急转弯
养护
呼和浩特美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