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王旭明称新闻发言人是职务行为承认有托儿图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9:23 编辑:笔名

王旭明称发言人是职务行为 承认有托儿(图)

王旭明,北京人,2003年任教育部办公厅副主任、办公室主任、教育部发言人。现为语文出版社社长。作为比较有个性的发言人之一,王旭明在任时曾饱受争议,经常由发言人变成当事人。  在2006年9月25日的发布会上,他指出,国家为了让困难学生上大学,已经拿出几百亿元进行资助,建立了包括“奖、减、贷、助、免”的一套资助体系,而最近看到很多媒体还是在炒作个案,呼吁社会各界伸出援助之手,这往浅了说是无知,往深了说是对国家政策的漠视。2008年6月25日,教育部举行当年第六次例行发布会,王旭明在回答关于“范跑跑”提问时表示,我们可以不崇高,但是不能允许无耻。  发言是有授权的。王勇平那次发布会虽然不是很成功,但是,这主要是有关部门的工作做得不好,这样的话要有一个很成功的发布会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一个糟糕的工作,不要指望发言人能把它说成一朵花。——《岳麓实践论》节目录制现场,王旭明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王旭明曾是全国最知名的发言人,直到最近王勇平的出现。不过他并没有沉寂,7·23温州动车事故发布会召开后,他以老友的身份,给风口浪尖的王勇平写下一封公开信,诚意批评,顺表对发言人制度的忧思。  这不像是一个低调的司局级官员所为。但研究过他的人完全理解,因为他是一个会在联欢会组织钢琴伴奏诗朗诵的人。他喜爱雨果的文学作品,他的内心随时可能涌起一种崇高感。  怎么看三年前的被调离?怎么看现在官话连篇的发布会?如真相被掩盖,发布意义何在?10月18日(周二)24时播出的湖南卫视《岳麓实践论》,将向你呈现一个真实的王旭明。  [发言人的作用]  “发言人是一种职务行为,而不是个人行为”  潇湘晨报:一场成功的发布会是怎样的?  王旭明:60分标准是及时、准确、全面、有效。100分标准是形象、具体、生动、感人。  潇湘晨报:你召开发布会时,请过托儿吗?  王旭明:这个托儿可不是我们国家首创。据我了解,中外发布会都有托儿。  潇湘晨报:你在引导舆论吗?为什么要引导呢?  王旭明:引导舆论有错吗?我引导你,你可以不往我的方向去嘛。我有引导的自由,你有反引导的自由,你不能剥夺我的自由。我也是人啊,我当然引导。  潇湘晨报:发言人一方面要忠于真相,另一方面要忠于自身职务,是不是经常陷入纠结和人格分裂?  王旭明:这个情况的确存在,但在我身上没有。我坚定地认为发言人是一种职务行为,而不是个人行为,他站在这个台上,代表他的公职部门,无论是60分还是100分,都不是自己内心的表白。你在家和爸妈说话与你在公众场合是一个样子吗?  潇湘晨报:有人把目前的发言人总结为四类:一是态度很好但不说实话,如“正在调查中”、“第一时间公布”;二是官话、套话,如“高度重视”、“市委书记在市长在”、“工作组全部都在”;三是缺乏常识,雷人雷语,如“请你不要去北京”;四是语言粗暴,居高临下。你怎么看?  王旭明:对,还可以五类、六类分下去。其实根本原因是,官员的做人出了问题,“我是官员你得听我的,你那儿那么多问题”。如果他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就不会出现这些话。[1][2][3]下一页[发言人的环境]  “我国的发言人是职务化的,国外是职业化的”  潇湘晨报:2003年第一批国家部委发言人培训(“黄埔一期”)时有75位,目前还在职的只有8人。这个工作为什么干不长久?  王旭明:我国现在的发言人是职务化的,国外的发言人是职业化的。当成职业要有资质,他干得好要有奖励,干得不好要有惩罚,这才叫职业的标准。我们现在都没有,我们有笼统的要求,比方说我当教育部发言人,不是够教育部发言人的条件,而是我出任教育部办公厅的副主任,要求我干这个事。我到更高的行政岗位上,我就告别这个位置。  潇湘晨报:为什么发言人会变成高危行业?  王旭明:尽量少说话,我们在这样一个氛围当中生活,当然有这样的问题。  潇湘晨报:那你为什么愿意做?  王旭明:任何一项事业特别是伟大的、艰巨的事业,总要有一些牺牲者,像我这样的牺牲者。  潇湘晨报:如果你所代表的公权力部门不被信任,发言人的工作还有继续存在的意义吗?  王旭明:我对发言人和发布制度充满了希望,因为国务院在前年以法规的形式,通过了国家信息公开条例。再等几年我相信它会以信息公开法的形式出现。公开不公开不是个人兴趣的问题,不是这个官员想不想的问题,不是这个部门愿不愿意的问题

,是违不违法的问题。这是一个方向。在这个大方向中,发言人在推动着。  [关于王勇平]  “发言人核心是‘人’,应该真实、诚恳、善良”  潇湘晨报:最近你给王勇平写了一封信,对他的发言不够人性化提出批评。为什么强调发言人首先是人?  王旭明:说发言人说的不是人话,这个不好听,让人接受不了,但确实是这样的。发言人的核心词是“人”,那我觉得要保持人的属性,至少应该真实、诚恳和善良,要有一颗爱人之心等等。我觉得这是做人应该具备的吧。  潇湘晨报:你假设过那个事故发布会现场,担任铁道部发言人的不是王勇平,而是王旭明吗?  王旭明:这有点难为我了。因为我说得很明确,我非常敬佩王勇平先生。谁都难以想象站到那个台上,面对当时那种情绪,面对那么多公众,该是怎样的状态。我那封信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  潇湘晨报:写这封信时是怎么考虑的?  王旭明:我内心犹豫甚至痛苦,因为勇平和我同道,我们是“黄埔一期”的同学,有人就问我,说你们既然那么好,你对他有意见有看法打一个不就完了,即使写信,又何必上,你是小人,居心叵测,王勇平出问题了,王旭明火了。  潇湘晨报:但最后你还是顶着舆论压力这么做了。  王旭明:我干了这么多年发言人,我真的太喜欢它了。一个人特别爱一个人或一件事,有可能就忽略了其他许多因素。这件事也是。看到了王勇平发布会的片段,我心里特别难受。  潇湘晨报:回到那场发布会,有说,在现场看到了掩埋车体的情况,如果你是王勇平,你会作何解释?  王旭明:我会说,请您原谅,因为我刚刚到,对这个事情怎么发生的

,以及为什么发生,它的理由是什么,还不了解。我们相关的局长和相关部门的负责人,正在现场指挥抢救,恕我无知。我如果了解的话,第一时间告诉您。谢谢。  潇湘晨报:在那场发布会上还有很多连环炮式的提问,如果是你,怎么办?  王旭明:我一般不会逐一回答。我会找其中我认为最重要的,或者我最应该通过他的提问,给大家传达信息的来回答。其他的我就会说,我们目前还不了解,或者说正在了解中,我会最快时间告诉您。请您把联系方式留下来。  潇湘晨报:这是一种敷衍的态度吗?  王旭明:我只想说,发言人和发布的实践,在中国当下尤其难。一方面公众对发言人不满,认为问你什么你就应该说什么,你知道什么你就应该说什么。还有对背后那个部门不满,那我不能去找这个部门去,就臭鸡蛋全往你身上扔,其实发言人怎么能承受呢?前一页[1][2][3]下一页[关于自己]  “我也希望挣的钱更多,官位更大”  潇湘晨报:与其他人相比,你主持的发布会很特别。这种个性化是为了吸引媒体的注意,在发言人中脱颖而出,还是你真的认为作为发言人来讲,个性化是非常重要?  王旭明:发布会上首先要做到的是60分,如果60分没做到,你饭碗都保不住。我做过100多场和1000多人次正式接受提问,都达到了60分标准以上。  潇湘晨报:你离任时写了一首诗,“也许不少赤诚纯粹,在泰坦尼克号倾覆时不再,也许不少热情执着,在黄沙弥漫中不明不白”。三年过去了,说说你的心情。  王旭明:刚开始心情很复杂,有所谓落寞,其实更多是一种无奈。比如说我在教育部做发言人可能很风光,但我的行政级别是副司局级,而我现在这个位置虽不如以前那么风光,又是我完全不了解的一个岗位,也谈不上热爱不热爱,但它是正司局级。我是人,而且是活生生的人,那我当然想当更大一点的官,我也希望挣的钱要比原来多。那你说这个心情该怎么表达?反正就是这种复杂的心态。  潇湘晨报:在这种复杂的情绪里,会不会也有一点愤怒?比如我做得如此之好,为什么要把我调离这个岗位?  王旭明:愤怒不愤怒,我那儿敢生气。就像以前有一次我被暗算了,都没敢生气,那个暗算已经引起高层重视了,这意味着王旭明你的官路有可能就此打住了。尽管我说的那个话一点都没有错,但是讲真理也要分时间、地点和场合。我深知这个道理。那多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难道写一首小诗还不允许吗?  潇湘晨报:你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和别人不太一样。  王旭明:我崇拜的人是雨果,我崇拜的不是他的《巴黎圣母院》,也不是《悲惨世界》,而是他的一本叫《九三年》的书,他把人性的善写到了极点

,我上大学读到的,读这书的时候我的眼泪就流出来了,连罪恶都能原谅,还有什么不能原谅的?(谭君)

前一页[1][2][3]

微信小程序电商平台
小程序注册
口袋购物微店